风暴眼中的台积电:被逼站队前景难料

原标题:风暴眼中的台积电:被逼站队前景难料

华为事件又再生变。

摩根大通近日发表报指,台积电(TSM.US)已确定取得苹果下半年推出的四款iPhone新机处理器代工订单。而下半年的所有新iPhone处理器将统一采用5纳米制程。加上已发布的iPhone SE,台积电即取得苹果所有今年推出iPhone的处理器订单。

在苹果将今年内所有新款手机的订单全部交给台积电同时,另一边台积电对华为的供货态度仍旧暧昧。18日,有外媒披露公司已经不接受华为订单,但台积电随后回应指报“纯属遥言”。

现在谁也不知道缓冲期过后,台积电会否继续供货华为。这个时候苹果投诚,时间点选择颇为微妙。

夹在两方势力风暴眼的台积电,正处在公司发展的一个岔口。

1

“颠覆行业”的台积电

1987年,当时半导体行业巨头德州仪器三把手,55岁的张忠谋因为对公司发展方向不满,辞去在公司任职,回到中国台湾创立了一家属于他自己的半导体公司。这家公司名为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简称“台积电”。

积体电路即台湾对集成电路的称谓。

如果没有后来的台积电,张忠谋的履历就如同很多成功的美国亚裔公司高管一样:出色的学术背景、出色的个人能力及丰富的行业经验。

1931年出身于浙江宁波的张忠谋先后在重庆南开中学、哈佛、麻省理工完成了高中、本科及研究生学位。1958年,27岁的机械系硕士毕业生张忠谋如进入德州仪器工作,至1987年离开的时候,任职近30年,当时在公司的职位是副总裁。

张忠谋认为德州仪器应该将精力放在半导体的研发上,但当时公司的发展重点是消费电子产品。

回到台湾后,张忠谋的台积电并没有再采用当时芯片厂普遍采用的IDM(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整合设备制造,即完成从芯片设计到成本的全流程)模式,而只负责其中他认为发展空间最大的一个环节——晶圆体代工。

这种代工模式后来被称为Foundry(代工厂)模式。

成立初期的台积电因为图纸保密、工艺质量等原因,并不获大厂认可,90年代营收增长较为平缓,直到进入了2000年后公司营收增速才开始显著加快。

一方面,英特尔在这个时候开始将晶圆代工的订单交给台积电。但更重要的因素则是2000年后,世界进入互联网时代,先是计算机,后来是手机的消费级芯片需求爆发式增长,新入局的芯片初创公司并无力承担IDM模式高昂成本,转而只负责设计环节,让台积电获得了更多的代工订单。

(数据来源:台积电官网)

随着电脑、手机更新换代的频率越来越快,对芯片集成度要求越来越高,专注晶圆体代工生产的台积电终于获得自己技术壁垒。

2018年,台积电在全球率先成功量产7纳米制程,领先同行对手(主要是三星)至少一年,同时亦是全球首家量产5G行动网络芯片的集成电路公司。

去年全年,台积电晶圆出货量达1010万片;先进制程技术(16纳米级及更先进制程)的销售额占晶圆销售额的50%,高于上一年的41%。公司去年在半导体制造领域市场占有率达52%,高于上一年的51%。

(图源:公司年报)

今年上半年,台积电开始量产5纳米鳍式场效电晶体制程,该技术较7纳米快约15%,功耗降低约30%。目前在该领域只有台积电已实现量产。

另外在研发费用方面,去年公司研发支出29.6亿美元,占总营收比例为8.5%,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专利申请数量排名第十。

(图源:同花顺iFinD,汇率与上文统计略有差异)

台积电在美股市场最新市值为2688亿美元,与同行竞争对手三星电子(折合2730亿美元)相仿,但台积电只从事晶圆代工生产,相较之下三星电子所从事业务范围要大得多。

成立33年,张忠谋不仅如愿完成了对半导体行业的颠覆,且他的台积电正迎来下一个对消费芯片需求量极大的5G时代。但这个时候,美国政府一纸禁令,让台积电又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2

不得不放弃华为?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文表示由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如海思)生产的半导体设计产品,且该等产品直接使用到美国商务控制清单(CCL)清单上的软件及技术,或使用于美国境外的CCL半导体生产设备生产、按华为或其附属公司设计规程生产的芯片须取得许可后方可转交华为或其附属公司。

(图源:美国商务部官网)

该指明针对华为的限制令实际上限制的公司还有台积电。

2018年,根据Bloomberg 产业链图所示,台积电生产的晶圆体有16.96%销售给苹果,其次为华为(10.19%)、联发科(5.8%)、博通股份(5.72%)及美国高通(4.96%)。

(图源:并购优塾研报)

而到2019年,根据公司年报所示,其第一及第二大客户贡献的销售比分别为23%及14%。假设统计口径的差异不会太大的话,台积电该第一及第二大客户即是苹果及华为。

(图源:公司年报)

另外,根据公司年报介绍,台积电所用于生产晶圆体的设备中,光刻机来自荷兰阿斯麦(ASML)、刻蚀机来自美国应用材料、薄膜沉积设备来自于东京电子,硅片主要来自日本住友、环球晶圆、信越半导体、德国创世电子及台塑胜高科技。

当中就有直接涉及到美国的公司。

因此按照规定,台积电对华为的供货将会受到影响。如果台积电停止对华为供货的话,它将会失去14%的收入。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极端情况下它还有可能失去除华为之外的所有大部分客户。

在这个时候,苹果将今年所有新产品的订单都交给台积电(按目前披露,三星并无获得订单),背后寓意可能并不止纯粹商业合作这么简单。

在权衡利弊之下,如果美国商务部不再更改决定的话,台积电应该怎么选明眼人都可能猜到。

台积电去年有49%的收入来自手机产品应用,较2018年提升4个百分点。华为过去一两年在海外市场快速扩张,相当于给了台积电另一个除苹果之外可以放鸡蛋的大篮子。手握苹果/华为/高通的台积电,在5G迭代需求之下,本来无论品牌竞争如何激烈自己都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但没了华为这个篮子,台积电的前景就没那么明朗了。

(图源:公司年报)

据Strategy Analytics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全球5G手机出货量逆势大增至2410万部,其中华为5G手机售出800万部,市场占比为 33.2%,排第二;排第一品牌则是三星,出货量为830万台,市场份额为34.4%。

如果失去了华为,台积电剩下最大的依靠就是苹果了。

但苹果的新手机在5G时代真的足够补上华为留下来14%收入的空缺吗?

3

前景难料

在美国商务部发出对华为限制令同日,外媒披露台积电有计划到美国建厂,总投资金额高达120亿美元。而且该工厂将生产5纳米工艺晶体管芯片。

据媒体披露,该新工厂最快将在2023年底开始运营。同日,台积电市场股价下跌4.41%。

外界认为,这是美国政府在逼台积电在科技上站队。而台积电的前脚已经迈向了美国。

最近几日,台积电背后的美资持股已被网络翻出底朝天,指其第一大股东是美国花旗托管台积电存托凭证专户,持股比例为20.5%——继而是随之引发的争议。

台积电此番科技站队,不知是否还会带来额外的民间抵触情绪。

另一方面,华为即将推出的Mate 40芯片——5nm麒麟芯片目前只有台积电可以生产。近日有媒体指在120日的缓冲期内,华为已紧急对台积电追加高达7亿美元的大订单,产品涵盖5nm和7nm制程。

倘若120日缓冲期之后,事件没有变化,不得不站了队的台积电,明天真的会更好吗?

但无论如何,台积电是无法左右这场博弈的结果了。可能连台积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将走向何方。

责任编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